来自 娱乐 2019-10-09 14:19 的文章

玩时很爽,要坏了用力,我在做饭他在下添(把腿扒开让我添)

 “小娴姐,你……”

 

牛蛋惊呆了,被林娴擒住要害的那一刻,他的屁股一紧,浑身都是猛地一颤,肚子里面那股火热的气息也瞬间变得更加澎湃起来。

 

 

下意识的,牛蛋低下头,看了眼林娴高高翘起的屁股,他咕噜咽了口唾沫,暗自乍舌道:“天呐,雪娥嫂子不是说过,女人这辈子只能让一个男人碰吗?”

 

 

“可是小娴姐怎么……”牛蛋震惊之余,傻乎乎的胡思乱想着。

 

 

“小牛,你别怕,往前站一点儿。”

 

 

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,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林娴虽然满心的羞臊之意,满脸的晕红之色,却只能咬牙硬挺。

 

 

谁让牛蛋是个瞎子、不懂男女之事呢,他不懂,只能林娴硬着头皮、手把手的教。

 

 

“小娴姐,我……我……”牛蛋的目光像狗皮膏药一样粘在了林娴高高翘起的屁股上,撕都撕不掉,他不停的咽着唾沫,呼吸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有些粗重起来,犹豫道:“你是我姐,又不是我媳妇儿,我不能碰你那个特殊穴位,而且……而且我现在没有黄瓜,不能帮你做按摩……”

 

 

特殊穴位?黄瓜?做按摩?额……

 

 

林娴眉头一皱,愣住了,她疑惑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

 

“雪娥嫂子说,女人下面那个穴位很特殊,要用黄瓜按摩才行,还有,那个穴位这辈子只能让一个男人碰,那个男人必须是她的丈夫……”牛蛋傻乎乎的把从孙雪娥那里学到的“知识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林娴。

 

 

“雪娥嫂子……孙雪娥?”林娴一惊。

 

 

“嗯。”

 

 

牛蛋点了点头。

 

 

这让林娴很气愤,甚至感觉心里酸溜溜的,有些醋意。

 

 

和牛蛋订了娃娃亲的是林娴,林娴才是牛蛋名正言顺的未婚妻,就算牛蛋不懂男女之事,就算要教,也应该是像现在这样,由林娴来教啊。

 

 

最可气的是,孙雪娥都对牛蛋胡说八道了些什么啊,什么叫特殊穴位?什么叫做按摩?怎么就只能用黄瓜?靠,用黄瓜能怀孕吗?用黄瓜能生出一个活蹦乱跳的大胖小子吗?

 

 

林娴越想越气,忍不住咬牙切齿的小声哼道:“孙雪娥真是的!这个坏女人,净教小牛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!”

 

 

林娴的声音很小,怪只怪牛蛋的眼睛瞎了这么多年,此消彼长,虽然丧失了视力,可听力却远比一般人要好,他的耳根子一动,就把林娴的话尽收耳底,脸一黑,替孙雪娥辩驳道:“小娴姐别乱说,雪娥嫂子和你、和王婶儿一样,都是好女人。”

 

 

“你……”林娴眼皮一翻,心里的醋意更盛,轻声斥道:“你懂什么!”

 

 

牛蛋理直气壮道:“小娴姐你是不知道,雪娥嫂子对我可好了,让我跟着她学了半年的按摩,一分钱没收,今天还让我拿她的身体练手……”

 

 

“你说什么?”林娴愣道。

 

 

“就是她趴在床上,让我在她身上学着做按摩啊。”牛蛋一直觉得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并没有什么不妥,所以说起来也不觉得害臊,笑道:“我上午在她身上按了半天,手腕都酸了,要不是……”

 

 

话到此处,牛蛋突然停住了。

 

 

牛蛋本来想说,要不是吴大壮突然回家,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他暴揍了一顿,他还要接着按呢,只是转念一想,挨揍的事情如果对林娴说了,林娴和王艳梅肯定会担心,所以就及时止住,把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里。

 

 

而牛蛋不知道的是,后面的话他忍着没说,可只是前面的话,就足以撩起林娴心头的醋意和怒火了,林娴的右手一松,松开了牛蛋下面那个膨胀的大家伙,然后腾的一下站直了身体,并且转过身,和牛蛋面对面,追问道:“你给她做按摩的时候,都按了什么地方?”

 

 

“脑袋,肩膀,还有后背啊。”牛蛋如实说道。

 

 

话落,牛蛋微微低头,目光下移,瞬间就落在林娴胸前,看到了林娴胸前那两座巍峨的山峦,眸子里面绿光一闪,又像狗皮膏药一样死死的粘了上去。

 

 

“还有呢?”

 

 

牛蛋给孙雪娥做了一上午的身体按摩,照牛蛋所说,他累得手腕都酸了,林娴可不相信,他们只是简单的按摩了脑袋、肩膀和后背而已。

 

 

“还有……”牛蛋想了想,道:“还有雪娥嫂子屁股上的胞盲穴、腰俞穴、长强穴。”

 

 

林娴不是医生,不懂医术,对人体的穴位一无所知,她不知道按摩这几个穴位有什么作用,可是一听这几个穴位全都在屁股上面,她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。

 

 

那可是屁股啊!

 

 

女人的屁股,是随随便便就能让男人按的吗?

 

 

同样作为女人,林娴自然知道在女人的身体上,哪些地方是男人的禁区,她怒瞪牛蛋一眼,暗恨牛蛋太傻太天真,被人当枪使了还感恩戴德。

 

 

“你给她做按摩的时候,她脱衣服了吗?”林娴一针见血,问到了事情的关键。

 

 

做按摩并不稀奇,可是穿着衣服做按摩和脱了衣服做按摩,却完全是两个概念,有着本质上的区别。

 

 

“刚开始没有脱,后来……”牛蛋摇了摇头,紧接着又点了点头,回忆道:“后来雪娥嫂子给了我一根老黄瓜,让我帮她按摩下面那个特殊的穴位,她说按摩那个穴位必须把裤子脱了才行,所以……”

 

 

“所以她就把自己的裤子给脱了?”林娴的眼睛一瞪,眸子里面都快往外喷火了。

 

 

按摩女人身上那个特殊穴位意味着什么,牛蛋不懂,林娴却一清二楚,这哪里是做按摩?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勾-引啊!

 

 

如果不是牛蛋已经吃了药,林娴身上又没有穿衣服,一时走不开,林娴恨不得现在就去找孙雪娥,和孙雪娥把话说清楚,警告她,让她以后离牛蛋远一点儿!

 

 

还好牛蛋的眼睛已经复明了,他察颜观色,注意到了林娴表情和语气的变化,看出林娴生气了,而且气得不轻。

 

 

“难道我给雪娥嫂子下面那个特殊穴位做按摩,真的按错了?”牛蛋不由暗想。

 

 

就因为牛蛋给孙雪娥做了按摩,结果被吴大壮撞见,吴大壮二话不说把他暴揍了一顿,而现在,林娴知道了以后同样气得咬牙切齿,把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,即使牛蛋再傻再天真,也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。

 

 

于是,牛蛋灵机一动,赶紧摇头否认道:“雪娥嫂子本来要脱,可是那个穴位她以前从来没有教过我,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按,就没给她按……”“没按?”林娴一愣。

 

 

“嗯。”

 

 

“真的没按?”

 

 

“没有,雪娥嫂子刚说要脱裤子,大壮哥就回来了。”牛蛋本来不想提吴大壮,但是没办法,只有吴大壮回家,才是最好的借口。

 

 

正如牛蛋希望看到的那样,听到这话,林娴紧绷的脸色总算是渐渐的松驰下来。

 

 

“小牛,其实你雪娥嫂子说的没错,女人身上那个地方只有她的丈夫能碰,如果被别的男人碰了,那就是不知廉耻!”林娴暗哼一声,气乎乎的叮嘱道:“所以,往后不管是你雪娥嫂子,还是其他什么女人,就算她们脱了裤子让你碰,你也绝对不能碰,知道了吗?”

 

 

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牛蛋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,然后低头看了眼林娴,疑惑不解道:“可是小娴姐,你刚才怎么……”

 

 

后面的话,牛蛋没好意思说出口,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既然女人那个地方绝对不能碰,你刚才怎么这么做?

 

 

林娴的俏脸一阵绯红,又羞又气道:“因为我们从小就订了娃娃亲啊,小牛你记住,我不是你姐,而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儿,所以我那个地方,你可以碰,也只有你能碰……”

 

 

如果放在平时,这种肉麻的话林娴肯定难以启齿,偏偏被孙雪娥的事情这么一刺激,她的胆子也就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大了起来。

 

 

“我的眼睛刚复明,小娴姐就要做我的媳妇儿,我这是时来运转了吗?”幸福来的太快,牛蛋激动之余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

 

低头看着林娴那一丝未挂的绝美酮-体,牛蛋不停的咽着唾沫,呼吸很快就变得粗重起来,体内那股火热的气息就像是一双灵巧的手,似乎在不断的推他,让他有种不顾一切的扑上去,把林娴紧紧搂在怀里的冲动。

 

 

可是,牛蛋不敢。

 

 

他的手抬了抬,却始终没有伸过去的勇气,怂道:“小娴姐,我……”

 

 

“别叫我姐。”这种事,牛蛋没有勇气,林娴只能硬着头皮上,她瞪了牛蛋一眼,然后小声说道:“从今往后,有人的时候你就叫我小娴,没人的时候你就……你就叫我媳妇儿。”

 

 

“啊?”

 

 

牛蛋惊讶的张大了嘴巴。

 

 

“啊什么啊?让你叫就叫!”林娴红着脸道:“现在没人,你先叫声媳妇儿听听。”

 

 

“我……”

 

 

十几年来和林娴姐弟相称,他早就习惯了,现在两个人赤-裸相对,气氛本来就尴尬的要命,突然让他改口喊林娴媳妇儿,他哪里喊得出口?

 

 

“快叫!”

 

 

林娴显然是下定了决心,要和牛蛋做夫妻,所以她的胆子越来越大。

 

 

牛蛋犹豫半天,实在拗不过林娴,没办法,只能结结巴巴的试着喊了声:“媳……媳妇儿。”

 

 

“这就对了。”

 

 

林娴点点头,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,其实她心里比牛蛋还要紧张,连耳根子都红透了。

 

 

话说到这个份儿上,牛蛋心里已经渐渐的明白了,怪不得王艳梅谎称崴伤了手,今天晚上特意让林娴给他洗澡,原来,王艳梅这是要给他和林娴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,让他们把最后的那层窗户纸挑破,做一些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。

 

 

“小牛,快别傻愣着了,你下面肯定难受死了吧?”林娴红着脸,低着头,看了眼牛蛋那个愈发膨胀的大家伙,言归正传道:“既然你喊我一声媳妇儿,那么,我这个做媳妇儿的就不能看着你难受,这样,你快蹲下,坐在浴缸里……”

 

 

 文学

话落,林娴伸手抓住牛蛋的胳膊,扶着他在浴缸里坐了下来。

 

 

浴缸很大,足以容下两个人。

 

 

牛蛋乖乖坐在浴缸里不敢乱动,却不知道林娴想干什么,于是皱眉道:“小……媳妇儿,刚才不是已经洗完了吗,还要洗?”

 

 

“不洗了。”林娴摇头道:“你不是难受吗?我让你舒服舒服……”

 

 

这样的话从林娴嘴里说出来,连她自己都觉得害臊,但是没办法,谁让牛蛋是个愣头青、什么东西都不懂呢。

 

 

林娴略微犹豫一下,就抬起腿,跟着跳进了浴缸里,然后伸手搂住牛蛋的脖子,屁股往下一蹲,直接坐在了牛蛋的大腿上。

 

 

“这……换姿势了?”

 

 

牛蛋那个汗啊,说来说去,林娴还是想让牛蛋用自己的大家伙给她那个特殊穴位做按摩,区别在于,刚才是林娴在前,牛蛋在后,现在却是林娴在上,牛蛋在下。

 

 

有了上一次的教训,林娴这次学聪明了,让牛蛋坐在浴缸里,根本没有后退的余地,而她屈膝下蹲的同时,一下子就深深的刺了进去。

 

 

一股电流瞬间传遍两个人的身体,让他们的身体都是忍不住一阵颤抖。

 

 

“这……这就是生孩子的感觉吗?”舒爽的同时,林娴感觉到下面一阵剧痛袭身。

 

 

血!

 

 

牛蛋看到一丝丝腥红的鲜血从林娴下面流了出来,渗透到热水里,让原本清澈透明的热水变得十分诡异。

 

 

牛蛋的眼睛刚复明,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?看到那腥红的鲜血染红了一片清水,他整个人愣在那里,脑海里一片空白,下意识想道:“坏了坏了,我居然把小娴姐给弄伤了!”

 

 

“小娴姐,血!你流血了!”惊慌之余,牛蛋顾不上去享受那种舒服的感觉,也顾不上去掩饰自己眼睛复明的事,甚至忘了喊林娴媳妇儿,他大叫一声,一把抓住林娴的胳膊,赶紧把林娴从他身上推开,然后腾的一下站起身,跳出了浴缸,拿起旁边的衣服,一边穿,一边急道:“小娴姐你别乱动,我去喊王婶儿!”

 

 

“小牛,你别……”

 

 

林娴想拦,却迟了一步,她刚站起身,牛蛋就已经提上裤子,急匆匆的跑出了浴室,片刻后,牛蛋焦虑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:“王婶儿,小娴姐下面流血了,你赶紧去看看吧!”

>>>>本文《极品透视小神医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