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娱乐 2019-10-09 14:17 的文章

好爽,别害羞,你的好大啊我还想要,要被龙倚上玉势弄死了

 田芳白了老刘一眼,不知为何老赵似乎在那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幽怨,他也没当回事,只当自己是看错了,跟老刘提着菜放在了茶几上。

 

“啧啧,以前求着让你开了这瓶酒鬼,你就是不开,没想到今天竟然主动把酒给开了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求我?”老刘说着说着,忽然一本正经的看着老赵说道。

 

 

这让老赵心中一惊,他总不能说我实在是找不到其他借口来你家了,所以才开的酒吗?当然不能,老赵嘿嘿一笑,摸着下巴说道:“知道你这个老小子馋得慌,正好我也想整两口了,所以就打开了。”

 

 

“真没事求我?”老刘挑了挑眉头,似乎有些不相信。

 

 

这时候田芳走了过来,坐在了旁边的小沙发上,笑着打量了老赵一眼,说道:“就你那点本事,人家老赵能求你办啥事?”

 

 

“嘿嘿,喝酒喝酒。”老刘被自己老婆这么一说,顿时老脸一红,有些尴尬的说道。

 

 

老赵也不搭话,只是笑着把酒瓶打开,给两个人一人倒了一杯酒,然后又看向田芳说道:“嫂子,要不要也来一杯,这可是好酒。”

 

 

“嗯,就是,小芳你也来尝尝,这酒可是陈酿酒鬼。”还没等田芳说话,老刘便率先开口了,而且直接拿出一个酒杯给田芳倒了一杯。

 

 

眼看推不过去,田芳也知道自己这老头子的德行,无奈之下只能点了点头,接过酒杯说道:“我就尝一小口算了。”

 

 

其实这酒杯本来就不大,一口几乎也就没了,不过田芳既然说了,老赵也只能点头,他看了田芳一眼,咽了口唾沫,说道:“来,咱们三个干一杯。”

 

 

“好!”老刘连想都没想,就直接端起了酒杯。

 

 

不过别看老刘猴急,可他却没有直接把酒喝下去,而是放在鼻间闻了闻,一脸陶醉的晃着脑袋说道:“果然不愧是陈酿酒鬼,这酒香,闻一口简直就要把人给醉了。”

 

 

田芳白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端起酒杯对老赵微微示意,然后仰头把酒喝了下去,脸色顿时涨红起来,人也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 

 

“嫂子你慢点喝,呛到了吧?”老赵吱了一声,但是眼睛却盯着田芳,目光缓缓炙热起来。

 

 

田芳这一咳嗽,胸口就剧烈起伏起来,老赵哪里受得了这种场面,立刻就忍不住起了反应。

 

 

尤其是之前被刘春春勾起了心中的火之后,他一见到这种场面,就忍不住了,就像是回到了年轻的时候。

 

 

为了避免尴尬,老赵连忙将头扭到了一旁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,酒入喉火辣辣的,但是却浇不灭体内那股火热。

 

 

“赵德柱啊赵德柱,你这是怎么了?都这把年纪了,怎么还想着她?”老赵一边在心中自责的想着,一边揉了揉眉心。

 

 

对于田芳,虽然老赵曾经有过爱慕之心,可是他知道田芳的心已经在老刘那边了,朋友妻不可欺,再说老刘是他的兄弟,他更是不该起这种心思。

 

 

可是也不知是怎么了,老赵就像是魔怔了一样,越是不该这么想,他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,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也不由自主的跳了出来。

 

 

老赵干咳了一声,连忙翘起了二郎腿,以避免被老刘跟田芳发现自己的窘状。

 

 

呼……

 

 

老赵看了老刘一眼,忍不住松了口气,还好老刘沉迷在酒鬼上,正闭着眼睛陶醉的品尝着美酒,不过田芳却是掩口看着老赵,也不知道刚刚看到了没有。

 

 

一想到田芳很有可能看到自己的窘状了,老赵就感觉心里莫名其妙的刺激,他额头渗出了一丝冷汗,低着头正思索着该如何解除尴尬时,却并没有发现,田芳正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

 

叮……

 

 

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,清脆的声音将田芳跟老赵都吓了一跳。

 

 

田芳连忙站了起来,目光有些闪躲的看了老赵一眼,连忙转身说道:“有人来了,我去开门。”

 

 

转过身,田芳抚着胸口长长的舒了口气,刚刚看到老赵那里的变化,她只感觉自己心里像是揣了一只小鹿一般。

 

 

“田芳,你想什么呢?!”田芳红着脸跺了跺脚,压下心中的羞涩打开了门。

 

 

然而打开门后,田芳却是楞了一下,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春春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

 

在门口站着的,竟然是老刘的女儿刘春春,原本老赵就是为了来看刘春春的,此刻听到田芳的话,连忙站了起来,问道:“春春回来了?”

 

 

刘春春站在门口,眼角含着泪花,她也不说话啊,只是点了点头,便直接从田芳身边走过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

 

被刘春春无视,老赵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,见田芳还站在门口,连忙朝里面怒了怒嘴说道:“还不快去问问怎么回事。”

 

 文学

 

“哎,我去问问。”田芳这才反应了过来,也顾不得刚刚的羞涩了,慌忙关上门走了进去。

 

 

看着田芳扭着腰肢走进刘春春的房间里,老赵无奈的叹了口气,重新坐在了沙发上,看着正在偷偷喝酒的老刘,咳嗽一声说道:“说好咱俩干一杯,怎么你自己又偷偷喝了两杯?”

 

 

“唔?你什么时候见我偷喝了?”听到老赵的话,老刘老脸一红,连忙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,像个孩子一样死不承认。

 

 

老赵被他逗笑了,直接拿起酒瓶又倒了两杯酒,说道:“行了,既然打开了就不怕你喝,喝吧!”

 

 

人老了,有点好酒,吃掉小菜,很容易就满足了。

 

 

很快两个人就把这一瓶酒鬼喝干了,老赵喝得少一点,他心还放在刘春春跟田芳哪里,也不知道怎么了,田芳还没有出来。

 

 

而老刘则趁着老赵走神的时候,偷偷多喝了好几杯,现在已经有些晕晕乎乎的了,他摆了摆手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不,不行了,我得去睡会儿!”

 

 

说完他也不管老赵了,直接摇摇晃晃的走进了书房,趴在书房的小床上倒头就睡。

 

 

老刘刚走,刘春春的房间门就打开了,田芳从里面走了出来,她有些忧愁的看了我一眼,没见着老刘,一猜就是睡觉去了,顿时眉头一皱,说道:“这死鬼又去睡觉去了?”“喝多了。”听到田芳的话,老赵点了点头,他有心问刘春春的情况,可又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 

 

不过还没等他开口,田芳就主动说了出来,她挽了挽额头的秀发,无奈的说道:“也不知道春春这孩子怎么了,一直在房间里哭,问也不说话。”

 

 

“唉……真是急死我了,这死鬼也不知道去看看自己的姑娘,就知道喝酒睡觉。”一边说着,田芳又把火气撒在了老刘身上。

 

 

老赵听到这话,连忙摆了摆手,打断了田芳的话说道:“算了,我去劝劝她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先坐着等会儿吧。”

 

 

说完,老赵起身朝房间里走去,田芳也没怀疑老赵,只是无奈的揉了揉眉头。

 

 

咚咚咚……

 

 

老赵敲了敲刘春春房间的门,等待了片刻,没见到回应,无奈的说道:“春春,我是你赵叔,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我进去了啊?”

 

 

说完之后,老赵又等了片刻,发现里面还是没动静,这才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

 

刘春春正坐在床上抱着双腿靠着床头,她的眼睛红红的,显然是刚刚还在哭,看到她这个模样,老赵那叫一个心疼啊,连忙坐在了刘春春身边,拍了拍她的肩膀,问道:“春春,这是怎么了?”

 

 

听到老赵的话,刘春春看了他一眼,不过并没有说话,继续自顾自的抽泣着,老赵有些奇怪,他疑惑的看着刘春春,劝解道:“有什么事你就跟叔说,哭是没有用的,你跟叔放心说吧,叔不会告诉你爸妈的。”

 

 

“呜呜呜……真的吗?”刘春春终于开口了,她一边抽泣着,一边开口说道:“赵叔,有,有人欺负我。”

 

 

“嗯?谁敢欺负你?学校里的同学吗?”老赵楞了一下,随即立刻皱起了眉头,冷哼了一声说道:“你告诉赵叔,谁欺负你,赵叔帮你教训他!”

 

 

“不是同学,是,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刘春春又迟疑了,她看着老赵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,说道:“那个人,那个人不让我告诉别人,他还说要是我敢告诉家里人,就弄死我!”

 

 

老赵年轻的时候也是个混子头,一听这话立刻皱起了眉头,能说出这话的肯定不是学校里的学生,难道是社会上的人骚人刘春春?

 

 

一想到这里老赵就忍不了了,立刻拍着刘春春的后背开口宽慰道:“春春你放心吧,有赵叔在没人敢欺负你,你告诉我是谁说的,我去收拾他!”

 

 

“我,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,他好像是上几届的学生,辍学后就一直在学校周围晃荡,我们学校没人敢惹他。”刘春春摇了摇头,哭着说道。

 

 

老赵点了点头,将头伏在刘春春的耳边,闻着这少女特有的体香,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说道:“那个家伙要是再欺负你,你就来找赵叔,我帮你收拾他!”

 

 

“嗯,赵叔谢谢你。”刘春春重重的点了点头,破涕为笑的模样,非常可爱。

 

 

老赵在她的鼻尖点了点头,压下心中的悸动,开口说道:“以后有事不愿意跟爸妈说的,你就来找赵叔。”

 

 

说完之后,老赵站了起来,但是心中却是琢磨着要是那家伙再来骚扰刘春春的话,该怎么对付他呢?

 

 

虽然说老赵年轻时也是混过的,但是现在毕竟年纪大了,跟年轻人动手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,而且身子骨老了也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。

 

 

叮咚!

 

 

就在这时,刘春春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一声。

 

 

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顿时脸色苍白起来,扯了扯老赵的衣角,说道:“赵叔,那个人,他让我去学校后面的小树林,我该怎么办?”

 

 

看着刘春春怯生生的样子,惹得老赵心生怜爱,他深吸了口气,决定去会会这个骚扰刘春春的臭小子,于是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去,你先过去,叔在后面跟着你,我们看看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。”

 

 

“嗯。”刘春春已经把老赵当成了主心骨,连忙点了点头。

 

 

见刘春春点头,老赵深吸了口气,他摆了摆手,说道:“你在这等我,我回去一下。”

 

 

说完之后,老赵便走了出来,田芳见老赵出来,立刻问道:“老赵,怎么样?春春说了没有?”

 

 

“说了,没什么事,就是老师批评了她一句,没想到这孩子这么敏感。”老赵并没有将刘春春被人骚扰的事情说出来,要是让田芳知道了这件事,肯定得闹到学校里去,到时候沸沸扬扬对刘春春反而不好。

 

 

听到老赵的话后,田芳明显松了口气,老赵强行将目光从田芳那傲人的上围上挪开,他干咳了一声,说道:“我回去一下。”

 

 

说完老赵转身离开了老刘家,他回到家里从杂物间翻出了一根棒球棒,然后又在口袋里装了一把折叠刀,这才出了门。

 

 

没想到刘春春已经在门外等候了,她看到老赵后,立刻甜甜一笑,说道:“赵叔,谢谢你。”

 

 

“嗯?”老赵被她这句谢谢弄得一愣。

 

 

“谢谢你没告诉我妈,我不想让他们知道。”说到这里,刘春春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,双手纠缠在一起。

 

 

老赵面色有些古怪,原来这小妮子是在说这个啊,他笑着摸了摸刘春春的头,说道:“我知道你不想让你爸妈担心,所以就没说,走吧。”

 

 

刘春春点了点头没有说话,率先朝外面走去,老赵提着棒球棒跟了上去,准备去会一会这个小流氓。

 

 

学校离大院不远,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学校门口,老赵看了周围一眼,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人员,于是对刘春春说道:“你在前面,我跟在你身后保护你。”

 

 

“嗯。”刘春春点了点头,一个人迈步朝小树林走去。

 

 

老赵跟在刘春春身后,始终跟她保持着距离,手中的棒球棒也藏在了身后,但是直到来到小树林内,也没见到刘春春说的那个小流氓。

 

 

“啊!”正当老赵疑惑的时候,走在前面的刘春春忽然惊叫了一声。

 

 

老赵心中一惊,连忙往前看去,却发现刘春春竟然消失了,他面色有些难看,慌忙往前快步走去。

>>>>本文《都市之傲视群雄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